神变法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奶茶 > 正文内容

残阳(小说)【水月北湖】

来源:神变法则网   时间: 2020-10-20

  
  (一)
  
  晚霞斜射,反射在窗玻璃上,飘窗成了燃烧的海。“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若虹捧起了自己喜爱的蓝田玉茶杯,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杯中的茶叶不再躁动,而是服服帖帖地享受着港湾的宁静,清风拂过,通体澄明。藤椅松软,窗明几净,一卷诗书在手,万千感慨于胸,都化作袅袅升腾的茶韵氤氲。“阿嚏!”一连几个喷嚏而作,若虹明白自己感冒了。所谓的一想二骂三感冒并非精确,年过花甲,寡居一室,形单影只。老婆去城里看孙子去了,从学校回到家,就像倦鸟飞进了空巢,他懒得做饭,一杯茶一本书品悠闲。
  喷嚏一震,书掉到了地上,捡起来发现打开的一首诗
  《病牛》
  耕犁千亩实千箱,力尽筋疲谁复伤?
  但得众生皆得饱,不辞羸病卧残阳。
  “呵呵……,难道是写给自己的?”他觉得冥冥之中像是有一种莫名的缘分将他与那残阳拉近,他觉得有点累。把头靠在藤椅背上,任一道霞光洒在脸上,爬上写满沟壑的沧桑,调皮的阳光久久地抚弄着华发,就像小孙孙的软绵绵的手。闭上眼满是膝前缠绕着的童声的依依呀呀,后面跟着的是依旧清亮的声音“别跑!小心磕着!快叫爷爷吃饭!”那熟悉的声音萦绕在耳畔,似乎好长时间。回头望什么也不复存在,只有红霞装饰的冰冷的墙,冰冷的床。
  小孙孙今年二岁半了,不能在农村上幼儿园了,镇上的幼儿园只有二十个孩子,其他有办法的家长都送孩子进城了,家长们都说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要让孩子接受高等文明,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
  想想也是。城里的幼儿老师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有教给学生许多的英语和写算知识;农村呢?农村的幼儿园是村里私人办的,老板长期在外打工,为的是筹措教育资金和清付教师工资。教师都是临时聘请的高中毕业没事做,家里人又不想让其出外打工的姑娘,或者刚结治疗癫痫病都有什么好方法婚的小媳妇,农忙时节就会把孩子带到田野里去画画,唱歌,听大自然的声音,美其名曰:“大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孙子回到家除了模仿鸡鸣狗叫,就是做着田野里兔子跑的姿势,田鼠打架的样子,儿子和儿媳几次批评若虹老两口,不给孩子教英语,只会让孩子跟村里的人吼秦腔,暑假里闹腾了一阵就把孩子带进了城,老婆就成了人家的管家和保姆,唉!
  
  (二)
  
  “今天下午五点四十三分,??学校的校车在北环的金华十字路口与一辆卡车相撞,车上二十名学生三名遇难,十多人重伤,五名学生正在抢救中。”看到电视新闻,他打了个寒颤,进屋披上棉衣,空调电费太贵啊,一个人不划算;生火炉吧,煤又涨价了,一个人在家用火炉真的有点奢侈!
  偌大的房子就像空旷的沙洲,残阳一片,宁静无声。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独敲键盘磬,闲卧一枝藤。
  看着那惊心的一幕,若虹心里隐隐的痛,他的心在撕裂,无法愈合的伤继续在滴血,教育怎么了?
  前几天看到中国科大的学生殉情双双坠楼,清华的娇娇学子自缢,年轻老师陪酒遭强奸,还有老师们扭曲的面孔狠揍学生,女教师自杀等等,若虹不敢再想,一幕幕触目惊心。
  他关掉新闻,登上qq腾讯聊天窗口,准备看看空间,看有没有老朋友有评论或者留言是否需要恢复。
  “假如有一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亲爱的请别为我伤心,请为我祝福,那是我已经走找到了自由!”那是网友的心情记录,他奇怪的是一直闪着麻花小辫的风雨飘零,她咋就会走向不归路,她怎么了?一向乐观的她怎么会如此的绝望?
  “风雨飘零”的头像是灰色的,就像她那灰色的心情,若虹的心空由多云变幻成阴沉沉的铁青。
  “你好,在吗?”他试探的发过去一个问呼,连同一个抖动的窗口。消息如同落入死胡同的石头,激不起半点涟漪。就像你牛如海,没有一点声息。治疗癫痫病的偏方他的心跳加速了,有点激动,有点担心,有点牵挂。他明白她为何选择离开或者选择隐身,选择等待,选择沉默。
  若虹打开qq音乐盒,放了一首《网络情缘》,抒发自己复杂的心情,
  “点击你的名字
  发送我的快乐
  接收吧接收吧爱的花朵”
  那边发来了一个窗口抖动,若虹就像看到了一道彩虹,欣喜无比,“还好吗?”
  “不好!”看来那边语气生硬,是她遇到了麻烦。
  “为何?”他试探的询问。
  “有学生向教育局写信,说是如果他死了,责任都在我!”
  “你咋了?”
  “我让他及时交作业,他不交。拿了一瓶农药威胁我,我告诉他父母,他就报告了教育局。今天有领导找我谈话了……”
  “哦……”那一声,谁也说不出是应答,是叹息,还是无奈,只是觉得好长好长。
  若虹发了一个“友情拥抱一分钟”的图片,算是安慰。
  若虹咋也没想到那边发了视屏请求,他受宠若惊。
  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女人出现了,一向矜持的她怎么会?那白皙的皮肤,她充满朝气和活力的简单的披肩发很长很长,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并不像她说的四十六。那张脸看起来很瘦,现在觉得有点憔悴,一种莫名的疼痛。
  “请抱紧我!抚摸我!快点!”那边的请求,若虹明白,在这个时候女人是最脆弱的时候,她需要一种呵护。
  他的眼前腾起一片雾,笼罩了整个眼镜片,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是混乱,都是新鲜,都是杂乱的声响……
  
  (三)
  
  晨曦掠过树梢,早起的鸟儿落在操场上。群起群栖,喇叭声响起,那群受惊的生灵振翅远逃,
  喇叭里传来了争吵声,若虹骑在摩托上心里毛毛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口漆黑的棺材停在校门口,围观的群众很多,有两长期服用丙戊酸钠缓释片有什么副作用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打着一幅标语,横幅上写着“还我孩子!严惩凶手!”,人群里群情激昂,似乎夏天晾晒在大谷场上的稻草,马上就要燃烧的样子。
  校门紧锁着,里面的学生和老师都无法出来,外边的人也不想进去,只是哭喊的人越来越多。
  若虹把摩托停在街道的一个亲戚家里。他作为学校的一分子,应该分担。
  若虹趁别人不注意就找了一处矮墙,像年轻时候体育课上穿越障碍一样,一跃就到了墙头,拍拍手上的土跳下去。
  “谁?!”安全组的同志正在值班,听到动静,大吼一声。
  “我!”这一生在若虹看来如同狮吼虎啸,惊天动地,“怎么回事?校门也锁上了,还有一口棺材?”他发问道。
  “那是……那是……,消息禁严了,谁也不能说出去!”民洁唯唯诺诺。
  他走过去提起民洁的衣领,就像是猫捉老鼠一般轻松,别看那民洁一米八五的个头,魁梧的身材,在若虹的眼里,他依然是个新兵蛋子。
  “你自己去问校长吧,消息已经封锁。谁说出去查谁的责任!”民洁无奈但略带点不满的情绪。
  “怕什么!我问他去!”若虹拍了拍身上蹭土,觉得自己很干净,一身正气。
  “砰砰砰”他敲了三下门,没有动静。就索性推开门,里面浓烟滚滚,校长主任还有派出所公安局的同志都在,一个个晕晕乎乎就像是童话世界里的小丑,摇摇晃晃,喝酒猜拳。
  看到若虹,一个个目瞪口呆,主任一把拉住他,“甄老师,你还是逃吧!出事了!你们班的傻妞遭人强奸致死!”
  傻妞,那是不哭能的,她很傻的,谁会看上一个弱智的女子?
  “怎么可能呢?”他一头雾水。他想为自己争辩,“不用多想,学校已经通过财政局和教育局扣了你一万元的工资,准备和家长私了……”
  “那可不行!有事说事,再说经常说升工资就是空调,我卡上就只有一点钱,还要靠它给上大学的女儿交学费呢!”
  “吃癫痫病药物期间怀上孩子能要吗不用说了,这是组织的决定!”这一句话就像硬邦邦的石头落在了他的头上,“冤枉啊——————”他一大声,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若虹从梦里惊醒,原来他眯了一下眼就睡过去了。
  
  (四)
  
  若虹发现自己竟然在电脑前睡着了,摸摸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汗,想起班上的那个傻妞,还真的为她担心。
  昨晚11点半,若虹他们安全组的夜巡时,发现一个黑影在翻校门。齐刷刷的六只手电筒,六道强光凝聚在一起,直射地那人不敢抬头,走近一看,原来是傻妞。
  经民洁的呵斥,“半夜了,翻墙干什么?上网么?”
  “不是,是肚子疼!看医生!”
  最近社会上对网络管理不严,许多学生经不起诱惑,专门钻安全组的空子,夜半时分,夜查后就会翻墙或者翻校门溜出去上网,学校屡教不改。还有许多学生以身试法,学校无奈,只有把后勤和教导处的同志编成夜间安全组,以保护孩子们的安全。
  深秋了过后,冬天偷偷的来临了。窗外火红的枫叶纷纷落下,就像是和花园里的银杏树作别,玻璃上的那道红霞慢慢退去,代替它的是一块涂得肮脏的灰色的幕布。
  “喂!甄老师,你快来!学校出事了!”若虹听到电话声来不及多说,赶紧发动摩托车。
  真是急人,摩托车就是不争气,老了,连喘气也不会……
  “滴滴滴滴……”他收到一条短信。
  “朋友,永别了!在你接到这个短信的时候,我的灵魂自由了……”他明白这是风雨飘零的电话。
  他要拯救她,他真的爱她,舍不得……
  他忙拨过去,电话那头一阵盲音……
  天黑了,若虹有点害怕,他后悔,他觉得天越来越黑,看不到自己的影子,也看不到学校的灯光,一路上磕磕绊绊……
  路很长,若虹觉得他真的需要许多伴,才能穿过漫漫长夜……

上一篇: 熟悉-依旧

下一篇: 年味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vlfku.com  神变法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