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变法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槛外人 > 正文内容

绿色的香蕉树

来源:神变法则网   时间: 2020-10-20

  侄子去海南岛种香蕉已多年,听说在那边种香蕉赚钱了。几年前,他曾几次打电话,要我到海南岛去看看他亲自种植的香蕉树,去饱偿他已经成熟的清香可口的香蕉。可那时候还在上班,丢不开工作而没有去。现在我已经退休了,时间很充沛,可以由自己决定随便到哪里去,正月初六,还正处春运高峰的时候,我给妹夫一起去看望在海南岛种樵的侄子,临走时还特地带了几块家乡的腊肉给侄子分亨。我们从怀化出发,座的是襄樊至湛江的列车,夜间九点多钟,我们从拥挤的候车室跟随着列车员的脚步向乘座的列车挤去。因为还是春节期间,又是晚上,往湛江方向去的人还是很多,人群也十分拥挤,在拥挤的人群里,你根本看不到列车车厢的门在哪里,在这种秩序混乱的场合里,在这茫茫的人海里,上车的人群已失去了控制,没有了文明,没有了尊荣,我同妹夫简直不是走进车厢,而是被强大的人流挤进车厢的,车厢里没有一丝空隙,前后左右不能动,只能在人山人海中呆呆的麻木的站着,这虽还是严冬的季节,可列车的车厢里却热汽腾腾,人人都改穿着衬衣,我妹夫比较胖,汗珠挂懑了他的全身,他把上身的衬衣全部脱掉,赤裸着上身。那一夜我们有时候站着,有时候到好心人那里挤座一下,就这样站一下,座一下,终于第二天中午12点,乘座的列车终于开进了湛江火车站,下车后,我们不顾旅途的劳累,也顾不上吃中饭,急忙赶乘去海边的班车,下午2点多我们达到了轮渡口,接近了海的边沿。接在轮渡码头上买好去海口的船票,我们一个一个登上了大型客轮,站在船头宽宽的闸板上,望着四周宽广无垠的大海,心中有一种无比的感慨。我们从来没出过海,从来没座过这么远距离的轮船。站在这风口浪尖的闸板上,我的心象轮渡一样摆动,象大海的波浪一样起伏。经过2个多小时的荡漾,下午5点半到达海口,到海口汽车站,我们�R不停蹄又转乘去福山镇的大巴,这时候太阳已经西下,傍晚已经临来,大巴在公路上奔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乘座的大巴也进入了海南省澄迈县福山镇的地盘,从车窗向外望去,一排排交错林立,横顺成行的香蕉树正飞速向后退去,好象向欢迎来这里的人们致敬,碗口大的蕉树干像哨兵一样笔直挺立,严阵以待,一米多长呈椭圆形的绿色蕉叶撑在树干上像一把把绿色的雨伞,给种蕉的人们遮风挡雨。再放眼望去,北京看癫痫病哪个医院最好 五颜六色的香蕉袋挂在蕉树上像一个个彩色的气球,在绿色的田园里迎风飘荡,香蕉园里长长的喷带喷出的水花,在地里漫天飞舞,好像欢喜的人们在哪里跳舞。这时候,车窗外面的天空已经慢慢的黑下来,在离福山还有五里路的地方,我们在那里下了车,侄子已在这里等候多时了,他骑的是边三轮,刚好我们一人一个座位.他载着我们飞快地向他家奔驰而去。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了床,环顾四周,侄子的家是一栋四封三间的红砖青瓦平房,在附近还算得上是个有脸有面人的房子,这些平房只有在近处才看见,稍远一点就看不到了,它是被望不到边的象大海一样宽广的香蕉树所淹没,路过他家的行人,不到你的眼前,只听其声没见其人,我在他的房子边找厕所,怎么样也找不到,侄子告诉我,这里没有厕所,这边的人都是在香蕉林子里啦屎尿,你就到香蕉园里去啦屎吧,在这没有掩蔽的香蕉树林里上厕,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一连几天很不习惯,但这里的习俗和条件是这样,也就只能这样将就将就了。侄子告诉我们,21世纪初,家乡来海南的人很多,有专门从事种植香蕉的,有帮人打临工的,有开店做买卖的,有打牌赌博的,也有逃避计划生育的。在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不足为奇。侄子40多岁,中等身材,不胖不瘦,粗眉大眼,在他的四方脸膛上,始终带有一种满面春风的气息,他身强力壮的体魄好似一座铁塔,真正秃显出一个典型的血气方刚的男子汉形象,秃显出一位忠厚老实的中国农民气质。侄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嘱咐我们不要去赌博场所赌博。他现在这个家所处的位置是海南澄迈县,这里土地肥沃,又靠海边地带,地势平坦,独特的气候条件适宜种植香蕉。但刚来海南时,手头资金很少,他只带了五百元现金,有的人带了二三百元钱,还有的只有百多元,来这里的人只想尽快找到活干来维持全家生计,还无力去买地种蕉。为了谋生,他们起早贪黑,什么工都去做,有时也在蕉园里打工,男的担蕉,女的把挂果的香蕉套袋,有种植香蕉技术的就为蕉园老板管理蕉园,还有的干其他零活杂工,一年下来,两口子在海南打工,低的也能攒上四五万元,高的可达五六万元,经过一至二年的资金技术积累,便开始买地种香蕉,开始买地时,往往是购买那些地差土贫的香蕉地,这种地种蕉时间虽过长,蕉树长势差北京看癫痫病医院咋样,但转租价格低,转租手续简单,投资人不易遭损,而且立竿见影,只要转租下来,就有不薄的收入,别人称我们是专捡烂蛋的香蕉种植户。侄子他们夫妻俩是2004年来海南福山镇的,两口子辛勤劳动,又省吃俭用,经过一年多的拼打,积累了好几万元钱,又向亲朋好友借了几万元,买了30多亩香蕉园,如今香蕉年产量在三十万,现在香蕉面积又扩大到50亩,全年收入可达三十多万元.侄子高兴地对我说,他已经习惯海南生活,爱上海南蕉园,海南成为他们的第二故乡,在海南只要能干,肯吃苦卖力,攒钱比内地多。
  
  走访侄子家,又是同一个县城的人,同周围的种蕉人还算得上是真正的老乡,也惊动了邻里和附近的种蕉老乡,他们都来侄子家与我们聊天,向我们诉说种蕉的失败与成功,艰难与困苦,惊慌与恐惧,喜悦与分亨。一位姓周的老乡向我们述说这里台风袭击的情景,他说,这里的气候种香蕉可以,就是惧怕这里的台风,台风来时,便是狂风暴雨和雷电相伴。黄豆般大的雨滴砸在地面上,地上就有一个洞,砸在雨伞上,发出“嘭嘭嘭”的声音,令人毛骨悍然,砸在树叶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像密集的子弹般噼噼啪啪射来,打在人的脸上像针刺一般痛。台风刮起来气势真是骇人,它们直刮得人站也站不稳,要抱住木桩才不致于被刮倒,那种风力可以把一座茅棚轻松的刮倒卷走。一个40多岁的种蕉老乡还深深的记得那次台风,他和他请的零工正在蕉园里干活,突然台风袭来,他们一起躲进自己盖的土坯砖平房里,外面狂风暴雨和雷鸣火闪,雷击死了一个零工,还击伤了几个人,把房子也振挎了,他近百亩香蕉园在台风中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有的香蕉树连根拔起,有的拦腰折断,整片香蕉园的香蕉已全部被毁。几十亩香蕉也受重创,经济损失达三十多万元.现在来台风,我们都不敢住自己盖的房子,都住进了城里的宾馆,待台风过后才回去收拾残局。俗话说:经一事,长一智。现在我们已经撑握了台风来袭的季节,台风袭击的季节一般是七至九月,为避免台风造成的经济损失,对种植巴西蕉在时间上进行改变,即从当年六月初开始种植,次年四月开始割蕉,又叫清明蕉。同时在收割上也改过去一年多代为一年一代,一年只砍一次蕉。这样既避免了台风侵袭,对内陆来说,又是反季节水果,香蕉价格高。当夏北京军海癫痫专科医院季来临时,我们选用粗硬结实的竹竿,在香蕉树根处适当的位置,用电钻钻出与竹杆粗细一致的洞穴,将竹竿插入洞穴中,插紧插稳。用绳子在香蕉的抽蕾处系一道绳索,竹竿的高度最好与香蕉树的高度一样,为了更加牢固,树中央假茎也应该绑一道绳索。蕉农纷纷提前在香蕉园里插竹竿,并用铁丝绑住香蕉树,避免台风来临时将其吹倒。一位老乡无奈叹道。面对台风的无能为力,他们对政府保障机制充满期待。海南本地种植户,或多或少得到一些补助,他们也希望,享有与在该省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民同等待遇,增强他们在外创业的信心。
  
  俗话说:在家时时好,出门时时难。在外地种香蕉,也有被骗被欺负的时候,在一段地块上,只有单户或几户种蕉人,种蕉面积小,人数少,蕉地分散,势单力薄,特别是香蕉上市季节,一些不法分子就盯上了香蕉这个香馍馍”,经常趁着晚上天黑进行猖狂盗窃,那些小偷开着面包车来偷香蕉,一偷就是一车,我们这还不算什么,最厉害的,要算在海南临高的一个老乡,种了几百亩香蕉,今年差不多全部被偷光了,损失好几十万元。不过,今年在福山,“有个人偷香蕉被打死了”。附近村庄的一些青年烂仔,三天两头骑摩托车成群结队到香蕉园捣乱,“我们都是好烟好茶招待,不敢得罪他们,有时也会摘一些香蕉送给他们,但还是发现不少快要成熟的香蕉被盗摘。本地地痞以收取保护费的名义也常常敲诈.为了防止地痞的敲诈勒索,提高香蕉出售价格,他们从莽撞中学会聪明,从教训中变得成熟。我们将把自己的亲朋好友联合起来,开始实行统一集中买地,统一集中种植面积,统一集中管理水电,统一集中出售香蕉,走上联合集中,规模经营之路。从选种、水利建设、灌溉、施肥、防病、到采收等各个环节实施“一条龙”科学化、标准化管理。采用优质高产蕉种,实行机耕深种,下足基肥,挖井抽水,喷灌、滴灌抗旱,农膜盖果,从培苗到抹花、疏果、断蕾、套袋、采收等一系列工艺对种植人员指导和监督实施,使产品从产量、外观、品质到口感都显著提升。去年我们三十多户种蕉户在海南临高县博厚镇种植的850亩巴西蕉,由于土质好,肥、水、药管理三到位,种蕉农户又精心培育,每亩香蕉年产量都在3500公斤左右。同时规模种植也扭转了过去单个经营,蕉园面积小,零星分散,造武汉专业的癫痫病医疗医院成蕉难售,价格低的不利因素。据算账,规模种植比分散种植的香蕉每斤要高出三五毛钱.
  
  喝茶是海南的一大特色,随便找一个茶店,花上一块钱买一壶茶,再花一块钱买一份小报,几个人聚在一起就可以喝上大半天。走过很多地方,可以说海南的茶店是最为火爆的生意。它遍布大街小巷、城镇街道,只要有海南人的地方,就有茶店。海南的茶店大多比较简陋,随便几间门面,几条桌子,十几把椅子,就能开张营业。海南的茶店有个美丽的名字:老爸茶,不知道喝茶和老爸有什么关系,大概是喝茶的主要人群多为已婚生子男人吧。海南人爱喝茶,不论是在门面,还是街道的两边,都有喝茶的地方,有一类茶客习惯在酒家、宾馆的包厢喝茶,这类茶客的情趣并不在茶,而在麻将或扑克牌的迷局里,劳神行走,寻找一些物质的刺激;有一类是在茶厅中喝茶的茶客,有人称为“堂客”。这些人多数是些中等收入的人群,他们或是朋友、同学、同事相聚、叙旧或聊天,谈生意的并不多。这类茶客纯粹是为品茶休闲而来,他们没有像前一类茶客那样苦心劳神,饮之乏味;第三类茶客是在马路两旁的茶摊上喝老爸茶的,他们喝得最多的是绿茶和红茶。社会上一些小道消息或笑林故事,大多从这里出笼乃至蔓延。我听说在福山镇主街右边后面的小巷,有几家茶馆的茶客都是老乡,带着好奇和好客,我跟着侄子穿过车流人往的主街,走进这条小巷,就看见了这些普通的茶馆里坐满了茶客,想必老板生意很好吧,我们找了一家较大的茶馆坐下来,这个茶馆全都是全都是老乡,只有在这里,在这个时候,在这个遥远的天边海角,突然见到这么多的老乡,真是有一种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亲切感受,这里每杯茶很便宜,每杯1.5元,放有茶叶、蜜糖,品起来还格外清香可口,你可以从上午8点喝到下午5点,这些茶客都是来海南打工、种香蕉的溆浦人,他们三五人一伙,七八人一群围坐在茶桌边,有的边品茶边打牌,轻松悠闲;有的在互相交流种植、销售、价格等信息;有的在与老板谈租地、签订土地租赁或转让合同;也有的为内部买土分不均而争得眼红脖子粗。你说这些虽不起眼条件简陋的茶馆,可它却成为了老乡聚会休闲的场所;成为老乡在这里交流思想的空间;成为老乡香蕉种植、技术、销售、价格信息中心.。

上一篇: 清明祭

下一篇: 我坐在时光的背后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vlfku.com  神变法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