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变法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而反对 > 正文内容

骑士记_经典文章

来源:神变法则网   时间: 2020-10-16

  1,“救命!”“有人吗?救救我!”“妈妈!快救救我!”“救命!”马蹄踩踏的声音循着呼救传来的方向越来越响。人声从魔物发出的嘶吼声中挤出来。转角的灌木丛闪过,开阔的空地上,一台翻到的牛车旁,一只强壮的食人魔正趴在一头牛身上大口的撕扯着,旁边洒落着一些木箱和蔬菜,然而最惹眼的还是那根巨大的木棒。“嘿,救救我!”一身黑甲的重装骑士并没有减速,他端平手上的骑枪,对着食人魔径直冲了过去。“喀嚓”。哪怕橡木制作的高级骑枪,这时候也会脆的像干枯的苹果木。骑士勒住马,重新对着食人魔,从马左边的剑鞘里抽出了一把巨大的铁剑。食人魔从地上坐了起来,骑枪扎进了他的右胸,巨大的惯性让它在地上翻了好几下。它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骑士并不打算给它太多的时间,转眼间,战马又冲了过来,而那把重剑也摆在了挥砍的最佳位置。剑刃砍中血肉的声音异常沉闷,如果对手是人类,哪怕他穿着全套的板甲,也只会成为地上的一具尸体。“嗷!“食人魔终于弄明白现在的状况,一道巨大的血槽从它的肩膀一直划到了脸上。疼痛激怒了它。它朝骑士怒吼,并捡起了地上的巨棒。无论是骑枪还是巨剑彷佛对食人魔都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马车下躲着的农夫觉得自己肯定完了。又是一次冲锋挥砍,食人魔也举起了木棒对着战马重重的挥了过去。农夫紧张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他感觉心脏就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轰!“巨物跌倒的声音惊到了他。他感觉这场战斗的获胜者正慢慢的靠近自己。不过农夫不敢睁眼,他觉得如果自己今天就算是死,也不愿看到食人魔那张丑陋的嘴朝自己撕咬自己身体的样子。“出来黄石哪家治癫痫的医院好吧。“嘶哑的声音彷佛从地狱里传来。农夫紧张的睁开眼,那个重甲骑士正拄着剑站在自己面前,身后不远处是那头巨大的食人魔。2,农夫叫克桑特,博卡镇人。确认了食人魔确实死了之后,胆子也慢慢的大了起来。“真的是太感谢您了,勇敢的骑士大人。”克桑特畏畏缩缩的从牛车下爬了出来。克桑特小心的打量着眼前的骑士,敷面的全身甲,点缀着金色偏暗的线条。克桑特有些惊讶,以为是领主大人手下的某位骑士,可是站马上的盾牌打消了他的想法。一只咆哮着的骷髅。而领主大人的纹章是一头狮鹫。“你安全了,我需要一些酬劳。”骑士朝克桑特伸出了自己的手,刚才他的骑枪折断了,哪怕是最便宜的比赛用骑枪也需要四个银币。克桑特有些踌躇,他是在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真是抱歉,骑士大人,我的牛死了,车上的货物本来是想运往镇上的旅店换点第纳尔。我实在没有能力向您支付报酬。”克桑特小心翼翼地看着骑士,不太灵活的脑袋,费力的在找合适的词句,“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或许我可以给您一块奶酪,那是德洛娃大娘的手艺,非常美味。”骑士低头看了看四周,似乎认可了克桑特的话。他在地上看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你知不知道洛伦多怎么走。”骑士的声音很沙哑,老实说,克桑特听着总感觉很瘆人。前段时间还在旅馆里听说关于一群死亡骑士的传说。“是的,大人,我知道。”克桑特朝四下看了一圈,似乎弄明白了方向,他指着一条往铺着一些石子的路对骑士说,“就是这条路,大人,前面就是博卡镇,您可以在那休息一晚,桑尼酒馆老板娘的手艺非常不错,沿着镇子继续往前走上两天就到了,您骑马的话,时间或许会更快一些。”克桑托说完,就看到骑士朝自己的战马走了过去。那可右颞叶癫痫是什么原因引起的真是一匹高大强壮的战马,这时候克桑托才注意到,不仅是骑士,连马上都披着厚重的盔甲。“这太不可思议了,这马难道是魔兽吗?”看着离去的骑士背影,克桑托喃喃的说着。3,克桑特有些无奈的看着一地的狼藉。他走到食人魔身边,用力的踢了那个怪物两脚。不过哪怕是死掉的食人魔,对于农夫来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克桑特抱着自己疼的要命的脚趾头,又摔了个大跟头。“真是太倒霉了。”克桑特抱着自己的脚不断咒骂着,直到几个穿着教士服装的人走上来,围住了他。“这里发生了什么?农夫。”一个首领模样的人问道。“什么?”克桑特被吓了一跳,今天对他来说确实太刺激了点。好在这几个教士都没有武器。这让他放心了很多,“哦,大人们好。”克桑特赶紧跪下,趴在地上用嘴亲吻了那个头领的靴子。“起来吧,告诉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这个食人魔袭击了我,大人,它杀了我的牛,我本来只是去镇上的旅馆送点东西,现在我的牛死了,我的车也毁了,货物也剩下不多。大人。”“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扯这些没用的。”“后来,就在我以为自己肯定要死的时候,一个奇怪的骑士出现了。他杀了这头食人魔。”“那可真是一个强大的骑士。”克桑特有些害怕的看着几个教士,他们大部分人的脸上都有些不开心。只有那个头领一直在笑。这让克桑特不敢在说话,他曾亲眼看过塔罗里村的老铁匠,被这些人扔进了他自己的炉子里。抬出来的时候,还活着。“还有什么可以告诉我们的。仔细想想,可不能欺骗神的仆人哦。““有有有,还有的”,克桑特眼睛四下看着,刚才太紧张了,他有点后悔没有多看些关于那个骑士的东西,“他穿着漆黑的盔甲,盾牌上用油漆画着一只骷髅,我敢打赌,那肯定北京癫痫病哪家公立医院好是一只骷髅。”……这一整天对于可怜的克桑特来说,简直太煎熬了,食人魔,神秘的骑士,外加一群气势汹汹的教士。他有些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上次餐前祈祷,念错了两个词,从而引起了厄运之神的注意。“回去得好好的祈求主的宽恕才行。”克桑特想着,抱着唯一剩下的一桶奶酪,慢慢往镇子方向走去。4,距离克桑特被袭击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虽说那次克桑特损失了他几乎全部的财产。不过这段时间,他几乎成了全部人关注的焦点。只要他出现在酒馆里,就会有人愿意请他喝一杯,而他需要做的,就是把那个惊险的故事在讲一遍。“你们知道吗,上帝在带走你的奶牛时,总会给你留下一块金子。”喝的有些脸红的克桑特总喜欢重复这句话。那个故事他讲过很多遍,不过他从来都没有告诉别人自己在骑士那截断掉的骑枪里,发现的好东西——一枚纯金的雕像。这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要不是克桑特习惯的细心,还真不容易发现那枚指头大的雕像。不过他最近过的也不是很踏实。他想,如果那个骑士在出现的话,至少得跟他要几枚金币。所以,这段日子,克桑特其实过的还不错。甚至连领主大人都召他去城堡说了一次。去城堡的那次,克桑特看到了那帮教士里的一个人,不过他穿着很普通的贵族常服。那人朝克桑特笑了,给了他一枚银质的十字架。让他千万别弄丢了。“你们不知道,领主大人的城堡里是多豪华,地上铺的毯子都是天鹅绒的。墙上挂着巨大的战斧和长剑。”“食人魔?我敢打赌,哪怕最厉害的食人魔也会被那样的斧头一下劈成两半。”“小康伊,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领主大人手下的骑士可都是强壮的好像山一般的勇士,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哈哈”“……”关于克桑特的故事,几乎成为了人们劳作和休息时间的全孩子的癫痫病如果不发作了,那么能不能停止用药?部谈资。偶尔也会有人想起曾经说过的那些死亡骑士的传说。不过人们都不以为意。不过好事总是不会持续那么久。克桑特的生活被一只食人魔搅乱后,又被这个骑士给搅乱了。虽然克桑特想象过自己再次碰到这个骑士时的场景,不过他还是很害怕。“你身上有我的东西,农夫。”骑士沙哑的声音从盔甲后传了过来。克桑特畏惧的看着骑士,说实在的,他很不想把那枚雕像交出去。不过当他的视线停在骑士那把宽大的剑上时,喉咙里的干燥感却在提醒他自己到底又多恐惧。“什,什么东西?”克桑特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有些结巴的达道,“上次还没有来得及感谢您的救命之恩,这次一定要让我好好的谢谢您。”骑士没有搭理他,只是重复着那句话,“我的东西,还给我,不然,我会烧了你的房子,杀了你。”克桑特这次是真的吓坏了,“好,好,我去找找,我藏得很好,需要找一下才行,您稍等我一下。”克桑特征得了骑士的同意,又钻回了自己的屋子内。他四处翻找着那枚十字架。那个教士告诉过他,“有危险的时候,就折断那枚十字架,那么他就会出现,帮助他。这是主对自己虔诚子民的仁爱体验。”“找到了,找到了。”克桑特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个锁好的木箱子,“真是抱歉,骑士大人,我实在找不到要是在哪了。”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当他抬头看向屋子外面的时候,那几个教士已经出现在面前,正跟那个骑士对峙着。看到克桑特,骑士又把手伸向他,“我的东西给我。”克桑特有些为难的看着那个领头的教士,抱着怀里的盒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让克桑特失望的是,教士并没有理睬他,他们似乎正在念着某种魔法。克桑特看到他们的身上渐渐出现光织的盔甲,还有令人恐惧的链枷。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vlfku.com  神变法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