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变法则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凶年岁 > 正文内容

法医秦明原著小说的结局原文介绍

来源:神变法则网   时间: 2019-09-24

  近期,备受大家期待的网络剧《法医秦明》终于要播出啦,据了解,《法医秦明》根据小说《第十一根手指》而改编,那么,《第十一根手指》结局如何呢?接下来就跟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这部小说的结局吧!

  法医秦明小说第十一根手指结局介绍 秦明遭真凶变态女诬陷

  《第十一根手指》是2014年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书籍,由秦明编写。本书是“法医秦明”系列的第三部作品。在这个以法医为主角的系列中,年轻的法医秦明与痕迹勘查员林涛、法医助理赵大宝一起,从蛛丝马迹开始追逐真相,破获了一个又一个案子,惩恶扬善,弘扬正气。

  《第十一根手指》共收录了13个案子,故事环环相扣,引人入胜,科学的逻辑与人性的剖析,带给年轻读者以思考与警示。2015年11月2日,第一届网络文学双年奖颁奖典礼在宁波慈溪举行,网络小说《第十一根手指》获第一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优秀奖。

  以下是《法医秦明》小说《第十一根手指》结局介绍――尾声:真相大白

  邹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局部解剖,并且对婴儿的心脏进行了病理学检验。病理检验报告的结果是:先天性三尖瓣下移畸形。三尖瓣下移畸形是一种罕见的先天性心脏畸形。

  本病三尖瓣向右心室移位,主要是隔瓣叶和后瓣叶下移,常附着于近心尖的右心室壁而非三尖瓣的纤维环部位,前瓣叶的位置多正常,因而右心室被分为两个腔,畸形瓣膜以上的心室腔壁薄,与右心房连成一大心腔,是为“心房化的右心室”,其功能与右心房相同;畸形瓣膜以下的心腔包括心尖和流出道为““功能性右心室”,起平常右心室相同的作用,但心腔相对较小。

  常伴有心房间隔缺损、心室间隔缺损、动脉导管未闭、肺动脉口狭窄或闭锁。可发生右心房压增高,此时如有心房间隔缺损或卵圆孔开放,则可导致右至左分流而出现发绀。我对自己的评价是“适应阈”比较宽,吃菜咸的淡的都能下咽,穿衣热点儿凉点儿都能出门。

  去命案现场,即便是尸蜡化、巨人观,只要我能稳定住思绪去思考,五分钟内,大脑就能忽略掉刺鼻的恶臭。“这个死者的内衣上,有你的DNA。”

  师父一针见血,“铃铛刚怀孕,你就干坏河南哪家医院治癫痫,医院这样选才对事吗?”死因和事故基本都已明确,但因是酒后驾驶,涉及赔偿人的问题,四名死者的家属均向公安机关提出查清驾驶员的要求。

  交警部门对路段摄像头进行了调取,但是因为天黑车灯反光,所有摄像头均没有办法记录下驾驶员的大概体貌特征。于是,这个重任落在了法医的身上。每名法医的DNA都会被录入DNA数据库,这样就可以防止在解剖、取材的过程中污染,所以我的DNA也在数据库里有备存。

  我没有参加第五具尸体的检验,所以不可能是污染,那么在死者身上发现我的DNA,只可能是我和死者接触过。和其他东倒西歪的男女不同的是,她显得异常清醒。她掏出手机看了看,然后甩了甩齐肩长发,像是叹了口气,独自一人向远处走去,茕茕孑立。

  几名法医七手八脚地把尸体衣物全部脱去,我一眼看去,没有任何一名死者身上有开放性创口,甚至连比较明显的皮下出血都没有发现。“不可能利用DNA作为排查依据。”我说,“DNA只能是一个甄别依据。一个DNA检材检验成本一百多块钱呢。”

  交警说:“不同意。”“DNA检验结果出来了。”侦查员说,“襁褓上检出两人的DNA,其中一个是婴儿本身。”注释:我点头认可。“另外那人的呢?”大宝急着问。“那么你的意思是车是你儿子的,你儿子就不可能是驾驶员?”

  这次激怒了我,“那么你说谁才是驾驶员?”“池子!池子!”我用卷尺量了量电线杆,说:“电线杆上黏附着银灰色的漆片,应该是车辆撞击后黏附上的。这些漆片的位置比较高,应该高于一辆小型汽车的高度。”

  这个事件的出勘法医是龙番市的老法医邹书文,他在处置完这起案件后两个月退休了,所以其他法医并不知道这起案件的细节,在发现割槽捆绑的时候,也没人能够联想起这起弃婴案件。

  街区的入口处,一个身穿金色短裙、黑丝袜的清瘦女子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一个女子跑过来和她说了几句话后离开,她于是独自往街区外面走。

  “有把握吗?”洋宫县分管交警的周局长说。他刚从省厅回来,出了这么大的事故,管理责任不可推卸,他挨了一顿批以后,灰头土脸地回到县里。他对我贸然会见死者家属心存疑虑,因为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引发信访,那时候,他的责任更大。

  其实他不知道,我在尸检后,又想起了几百公里外的“六三专案”的第五起案件,想起了冤死的第五名死者。那个医院能修复癫痫我是真心急着回去。我拍了一下桌子:“大宝平时晕乎乎的,但是他的这个分析我非常认同!只是,最后一个死者是女性,这个不太好解释。”

  在送完物证后,林涛和大宝赶来档案室,和我一起翻起了档案。照片上的女子白色纱织上衣,黑色短裙,还有蕾丝的长袜,躺在地上,苍白苍白的,她是失血死亡,右侧胸口被血迹浸湿。

  “抓人啊!”大宝抹去口角的口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副手铐,“还愣着做什么?”在事故发生现场,车辆和尸体已经被运走,警戒带一旁,警察和电线修理工人正在交涉。

  事故导致一根电线杆倒塌,扯断的电线散落一地。附近路灯及一些住户家中大面积停电,电力公司的电话都给打爆了。

  周局长目送几名家属离开,激动地说:“老秦,你这场分析,是我干交警这么多年来,听过的最精彩、最有说服力的分析!太精彩了!”“那就好。”我说,“你们等我,我去去就来!绝对不能再让这个恶魔杀人了!”

  我陷入沉思,林涛则说:“可是最后一起是女性,这就不能算是关联条件。”“办了一个漂亮案子。”我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把刚才的一句话说完了。

  我见没人接茬儿,接着说:“二号男死者坐在副驾驶后面的位置,因为他的右侧有玻璃划伤,而且衣领有被撕扯脱线的迹象,衣领还在他右侧脖子处留下了勒痕,说明是左边衣角受力,说明他左边有人。

  另外,他的右颞部有个巨大血肿,说明右侧有硬物撞击。我之前想说,事故过程是车辆有个向右侧倾覆的过程,那么他在这个时候头部就可能撞击了门框。”

  四名死者中两人是县城某公司的老总和副总,两人是某高档KTV的三陪小姐。死者都在轿车入水后离开了轿车,但是因为经历了撞击,自救能力下降,纷纷在水中溺死,没有一人能够游上岸,或者坚持到警方施救。

  经过抽血检验,四人均处于醉酒状态。“六三专案”的影响太大了,专案组的压力可想而知。在得知这一可靠信息后,专案组立即组织了精干力量对女子的住处进行了布控,并且趁女子外出之际,对她的小院以及小院里停着的一辆甲壳虫轿车进行了搜查。

  当侦查人员从甲壳虫狭小的后备厢里拎出一个桶时,现场有位女警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桶底放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正是一块疑似乳房的人体软组织!

  林涛说,“守株待兔,这就是历史武汉治疗小儿癫痫好的医院上的一个笑话嘛。我们得想想其他办法,至少得掌握一点儿嫌疑人的特征吧。”我迫不及待地翻看了整本卷宗。“有没有觉得这个池子听起来特别耳熟?”我激动万分地说。“这个资料我也看了。”

  师父说,“也就是因为这起案件,不然他们早就抓你了。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谎,你和我说,这几起案件中,你有没有参与过?”我们坐在韩亮新买的克鲁兹里,车子停在三七五四街区的入口处。

  这里灯红酒绿,穿着新潮的男男女女在我们这些“大叔”平时睡觉的时间里,走进了街区。哪里有什么心情看档案?“啊?”我说,“那你们怎么能认定是‘六三专案’?”“废话!”还是刚才的男子打断了我的话,“车是我儿子的,你们就认定他是驾驶员?你们就这样办案的?那需要你们做什么?吃干饭的吗?”

  强大的“适应阈”又发挥了它的作用。各种非正常死亡案例卷宗很快把我拉到一个没有杂念的境界里去,我甚至开始统计每年全省非正常死亡和命案的大概数字,以及各类案件所占的比例。

  我点头说:“赞同!至少这个人心理变态、心狠手辣,而且很可能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所以才挑衅警方。”“你没有成功,也不会成仁。”林涛目光炯炯地望着她,“恶魔是要下地狱的。”“我和韩法医曾经争论过,凶手是男人,还是女人。”

  大宝做苦思冥想状说道,“现在我倒是很认同凶手是个女人。”我见师父脸色变好了些,于是翻了翻眼睛,嬉皮笑脸地说:“一直在家陪老婆啊,想着怎么生儿子呢。”

  大宝说:“可是,我们现在一点儿抓手都没有,你确定在那里可以找得到凶手?你不是孙悟空,哪来的火眼金睛?”我补充道:“我说完了。”

  我点点头,摘下手套,说:“现场的状况,人为是伪装不了的,这是一起交通事故无疑。”大宝则注意到车尾巴上的一个反光贴写着“变形金刚”。

  所以很多交警部门也在事故处理部门配备法医。仅仅进行尸表检验,虽然大大降低了我们的工作强度,但是因为看不到尸体内部的组织改变,就等于少了很多推断的依据。

  好在这起案件我们有如神助,在短短三个小时尸表检验结束后,我已经有了确切的结论。我感动地看着这两个兄弟。以我现在的状况,除了师父,恐怕只有这两位才是最信任我的人了。

  我说:“这几天晚上我就睡这儿了,你们晚上没事儿的话,就来陪我一起研全国治疗癫痫最好的大夫究案子吧。”“凶手手法简单,”胡科长说,“越是手法简单,越是不容易留下线索。”

  婴儿的大腿两侧,有很多勒痕,是死后形成的。说明婴儿死去后,抛弃他的人想用一根细绳来固定他的双腿,方便抛弃。但是因为大腿软组织丰厚,弹性强,所以几次捆扎都脱落了,形成了有特征性的软组织压痕。

  “什么?”我惊讶的声音惊醒了在车上睡着了的大宝,我打开了手机免提,说,“这都已经快一个月没发案了,而且距离第一起案件作案时间已经五个月了。这该是什么人这么持之以恒地犯案,而且咱们还抓不到任何线索?”

  大宝从包里掏出一沓资料,说:“这是最新的调查结果,最后一名死者,是同性恋!”因为我发现的这个痕迹,很有可能成为“六三专案”破案的最有利线索。“等等,”我制止了正在打火准备返航的林涛,说,“我怎么听见有人在叫一个词儿?”

  除了灾害、意外和自杀以外,还有一些没有破获的命案积案。今年来公安部提出命案必破以后,刑警部门的大部分精力都是在侦破命案上,命案破案率也在世界上名列前茅,所以我看到的没有破获的命案很少,而且一部分是明确了嫌疑人,只是嫌疑人还没有到案而已。

  但也有些命案几乎没有了任何线索,所以我猜测专案组也就放弃了。有位群众在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听见屋外一声巨响。睡梦中的他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于是穿衣出门去看,发现他住处对面马路牙子上的一排树木均已倒伏,马路上还有一个轮胎。

  这起事故的分析让我自我感觉良好,所以一回到省厅,我就迫不及待地到师父办公室去。一来几个月未见师父露面,还真有些想念;二来我一定要把这起事故完整地汇报给师父,让师父知道,他的徒弟到哪个部门办案都不会丢他的脸。

  大宝一句话就像是一根针,把我这个刚刚吹起来的气球戳破了。是啊,没有任何线索,真的能找得到凶手吗?

  荣格说过,健康的人不会折磨他人,往往是那些曾受折磨的人转而成为折磨他人者。”我说,“连去医院检查都会有风险。

  林涛说:“在变态者看来杀戮就是救赎,在我们看来,让罪犯伏法就是对他们的拯救,心灵的救赎。”

  “嗯!”大宝坚定地点了点头,“手术刀是我们的第十一根手指,是我们最犀利的手指,是犯罪分子最畏惧的手指。


上一篇: 仓鼠的自述|

下一篇: 铁轨。我的旅途。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vlfku.com  神变法则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